1)第31章 Chapter 31_限时暧昧[追妻火葬场]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一晚上经历太多,精疲力尽的怀芷上车没多久,眼皮就开始打架,后来她实在撑不住,闭上眼睛想小憩片刻。

  结果直接睡了过去,还顺便做了个很长的梦。

  在梦里,她回到五年前的那个不眠之夜,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、尖叫声充斥整座医院,不断有担架车将爆炸案中的伤员送进抢救室。

  医护人员大喊着,让无关人员让路站到一旁,推着担架车脚步飞快。

  那一晚,死亡笼罩着整座医院,担架车上的人奄奄一息,黑红的血顺延而下,一颗又一颗地重重砸在地面。

  怀芷还清楚记得,那时她刚签完两份死亡确认书,甚至还来不及感伤,怀游的病危通知又飞雪似的一封接着一封。

  停尸间里躺着两具她最亲密的尸体,不久后就要被火化成灰。

  掀白布时,她的手筛糠般颤抖不停,鼻尖满是烧焦的刺鼻气味,最后还是旁边的护士实在看不下去,替她将白布拉下。

  腐臭味扑鼻而来,怀芷却没有抬手去捂抠鼻,出神地怔怔望着面目全非的两具死尸。

  不苟言笑的父亲、温婉贤惠的母亲,一动不动平躺在冰冷坚硬的铁皮面上,悄无声息,再也不会开口和她说一句话。

  不断有人上前安慰,怀芷只是呆呆站立原地。

  耳边不断有悲痛欲绝的哭声响起,她却一滴泪都哭不出来,甚至感受不到悲伤,只是觉得呼吸有些困难。

  她想,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生日。

  离开前,怀芷闭着眼深吸口气,在死寂般的密闭房间内,轻声说了两句话: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如果怀游还活着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请你们放心。”

  深夜将近凌晨,整座城都陷入沉睡时,医生才终于从抢救室里出来,满面疲倦,神色却是如释重负。

  “命保住了。”

  怀芷听见医生这样说。

  医生还说,按怀游距离爆炸点的距离,本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,但情急之中有人用身体死死护住了他,这才得以保命。

  只不过大脑皮层依旧严重受损,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。

  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怀芷看着重症室里满身插管的弟弟,精神恍惚地来到走廊尽头。

  明明昨天还一切如常,她还能回想起,弟弟背着她和父母偷偷商量,如何准备她十八岁的生日惊喜。

  胸腔好像被人掏出一个大洞,将最重要的部分抽离剥离,怀芷觉得她整个人都是空落落的。

  很久之后眼前突然一黯,她才听见自己压抑至极的呜咽声,以及泪眼婆娑中,递来的一方冷灰色方形手帕。

  那只手单薄而修长,骨节凸起根根分明,冷白皮在灯下格外晃眼,像是精雕细刻的艺术品。

  怀芷傻愣愣地抬头看,泪水将精心打扮的妆容晕染,米白色的棉质长裙沾着血迹,狼狈至极。

  面前的年轻男人沉默着和她对视,他站在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hwtxt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